法制網記者 莫小松 法制網見習記者 馬艷
  中國與東盟建立對話關係已歷時20多年,在雙方互信逐漸增強的同時,中國與東盟各國之間的警務合作實踐也不斷深化,在打擊跨國毒品犯罪、電信詐騙犯罪、人口拐賣犯罪等積累了許多寶貴經驗。在9月12日舉行的首屆中國——東盟警學論壇上,來自中國內地、香港、澳門和東盟十國的專家學者就加強國際警務合作的成效和舉措進行了深入交流探討。
  新形勢下急需打造警務合作共同體
  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中國警方不斷拓展國際警務合作空間。其中,中國與東盟國家通過東盟與中日韓(10+3)打擊跨國犯罪部長會議、東盟與中國(10+1)打擊跨國犯罪部長級非正式會議等機制,為中國與東盟國家的經濟、政治、文化交流發展創造了良好的環境。
  隨著經濟全球化和信息化的深入發展,中國與東盟各國之間的經濟、金融、信息、航運等產業也迎來了新一輪的大開放、大流動。
  根據規劃,預計到2020年中國與東盟貿易額將達1萬億美元,中國從東盟累計進口將達3萬億美元,中國對東盟投資將至少達1000億美元以上。
  “隨著‘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係’談判的推進,雙方的經濟將高度融合。伴隨經濟的高速增長,高科技手段的金融犯罪、網絡詐騙也將更趨跨國、跨境態勢,區域內金融調控力、影響力越大的城市,面臨此類犯罪的風險繫數也就越高。” 上海市公安局國際合作處處長董斌分析說。
  此外,中國與東盟之間的人員交往正日益密切。新加坡、柬埔寨等東盟多家成為中國游客的熱門旅游目的地之一。與之相比,2013年,菲律賓、泰國、新加坡、印尼、馬來西亞至中國旅游人數也高達442.68萬人次。
  今年4月2日,上海游客高華贇在馬來西亞沙巴州遭菲律賓綁匪劫持,並被轉移囚困至菲律賓南部一小島上。三國警方歷經長達60天的不懈努力,終於將人質成功解決。
  面對日益龐大的海外公民群體,如何確保各國公民海外權益保護需求成為中國與東盟警方極其緊迫的課題。
  “中國與東盟間的警務合作是應對當前複雜多變的國際形勢和跨國犯罪趨勢、維護國家利益和完善中國—東盟安全共同體以及提高整體執法水平、能力的必然選擇。” 董斌分析說,“隨著中國—東盟一體化進程的不斷推進,中國與東盟各國警方在加深執法認同感的基礎上,急需在警務領域打造一個與之相匹配的警務合作共同體,使之成為一個團結緊密、高效互助,同呼吸、共命運的警務合作大家庭。”
  湄公河流域執法安全合作需擴展深化
  近期,《湄公河大案》的熱播再一次喚起觀眾對“10.5湄公河慘案”的回憶。2011年10月5日,在湄公河“金三角”水域發生震驚中外的“10.5湄公河慘案”,兩艘商船被劫、13名中國船員被害。
  案件凸顯了湄公河次區域地區安全問題,特別是湄公河航道安全所面臨的嚴峻形勢。
  2011年10月31日,中國與老撾、緬甸、泰國在北京舉行四國湄公河流域執法安全合作會議,發表了《關於湄公河流域執法安全合作的聯合聲明》,正式同意相關各方在情報交流、聯合巡邏執法、聯合整治治安突出問題、打擊跨國犯罪和應對突發事件等方面進行全面合作。
  近三年來,四國開展一系列執法安全合作,在多個方面取得顯著成效。四國已開展了20多次湄公河聯合巡邏執法,舉辦情報交流會近20次,成功偵破“10.5”慘案,並開展“平安航道”聯合掃毒等行動,沿岸人民安全感明顯提升。
  如何在此基礎上進一步加強湄公河流域執法安全合作成為專家們熱議的話題。中國刑事警察學院教授於群分析說,目前,湄公河流域執法安全合作機制的內容還較為籠統,操作性不強,合作範圍較小,參與主體不夠廣,參與度也存在差異,從長遠看,需要構建一個包括大湄公河次區域所有國家在內的聯合執法區制度,包括常態、固定的犯罪情報和信息聯絡機制,以聯合武裝巡邏執法合作為主的預防犯罪機制和犯罪偵查處置的司法機制等。
  浙江警察學院副院長壽遠景則建議,制定湄公河流域執法安全合作協議,流域內國家互派執法人員,各國共同參與聯合執法力量的建設與運用,聯合開展警察培訓、交流項目。目前湄公河流域國家所面臨的跨國犯罪及其他治安問題,其危害已經波及整個東盟地區。構建中國—東盟間的執法安全合作機制已經具備了充足的現實條件,不僅必要,而且可行。
  共同構建偵查合作機制
  目前,國際偵查協作已成為各國警方實施警務合作的重要手段。由於合作各國國度不盡相同,法律制度的規定與實用方面也存在差異,偵查合作障礙難免。
  廣西警察協會理論研究部主任覃珠堅分析說,中國—東盟簽署的有關偵查合作內容的雙邊、多邊的協議較少,各國締結或參與打擊國際性犯罪的公約也不多,大多數協議只規定了合作基本原則和合作大體程序,對於合作偵查的具體辦案過程未作出詳細規定。並且,中國—東盟各國國內刑事法律與國際法律規範之間在一定程度上也難以銜接,在偵查過程中,還存在“無法可依”和“有法難依”的執法問題。
  在實際工作中,跨國偵查、緝捕、遣返、追贓等困難很大。廣東警察協會副會長林偉倫介紹說,以跨國電信詐騙犯罪為例,其團夥頭目、主謀幾乎全部在國外,其國外涉案銀行賬戶也幾乎無法查詢、凍結,緝捕和追贓的難度顯而易見。不熟悉外國地理環境、翻譯人員不懂警務工作等問題也對跨國偵查協作帶來很大困難。
  偵查合作的目的是打擊犯罪,覃珠堅建議,中國—東盟各國在偵查合作過程中,堅持尊重主權、保障人權、平等互惠、靈活執法和打擊犯罪的原則,共同構建偵查合作機制,明確偵查合作規範,夯實偵查合作基礎。
  林偉倫稱,廣東警方迫切需要與東盟國家相關地區警方建立更加直接的雙邊業務合作機制和交流機制,建議建立形式靈活、操作簡單、易於協調的警務合作機制,形成國家級、區域級的立體交叉警務合作網絡,同時,建立中國與東盟跨國犯罪情報信息交流平臺,為防範打擊跨國犯罪奠定基礎。
  法制網南寧9月12日電  (原標題:跨國犯罪需國際社會多邊合作共同應對)

or56orpxy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